贵州剑河温泉

日期:2010/8/31 15:19:00 作者: 来源:

泡得一身通红,坐池边歇息的时候,我忽然找到了感觉。无意抬头,见池子左边屋顶更远处,一株叶子红黄的古树高突地伫立在半山坡,卓尔不群,寂寞而性喜孤独的样子。这时候才发现山那样的高,古树周围光秃秃的,可是半山腰以上,长满松一类的树木,风景不错。来时车上看温泉区,一路山瘠草焦毫无可观的样子,我见到那个本来很具特色和气势的长长的廊桥,也不欣喜,心想那纯粹是迎合旅游的一个努力的假装和硬撑。


    清澈的池水冒着欣喜的热气,也散发着让人感慨的硫的熏味。风很凉。大约只有我们选择的这个池子,会有这样疾劲的风扫卷而过。我们单独选择一个露天的池子。泡温泉,而在室内,无论如何少了点情调。


    最初引起对温泉的向往,好像是小说里对于日本温泉的描述招惹的。有阵子我很羡慕日本人随处有那么多温泉可泡。我总想像出这样一种场景:竹篱高树在侧,奇突乱石间,有泉冒着热气,汩汩涌出,溢石间成池,有深有浅,一律清澈见底。从容入池,头枕山石,听风声鸟鸣,看云天山影……那该很惬意很放松吧?


    因此,初入温泉区,见那些个屋子亭棚,我一度失望。我想,为什么不是一个石阵或者一条谿谷呢?


    池水温度很高。约有50摄氏度。水质很滑。记起白居易《长恨歌》中有这样的句子:“春寒赐浴华清池,温泉水滑洗凝脂。侍儿扶起娇无力,始是新承恩泽时。”最早知道的温泉,的确是华清池。而且也就是因为白乐天这首香艳无比的诗歌。但是没有生过也去华清池一泡温泉的念头。是因为那里泡过美艳绝伦的杨贵妃以及秦皇赢政、几位唐皇便不敢生出妄想,还是因为它在室内对我没有感召力呢?我自己也说不明白。面对那温泉泡出来的、发生在杨贵妃唐明皇之间、旷古绝世动人心魄的爱情,我们往往忽略忘记了温泉。


    在没有周遭这些屋子亭棚的时候,此地苗族山民就曾经无限爱恋地享受着这些温泉。想像劳作一天的苗民,把一身的疲乏洗却,赤身泡在温泉里,女人还一边洗着衣物的时候,他们唱不唱苗歌呢?我无法妥当地安排黄昏的山脚是安详地静谧还是抒情地歌唱,我因此也无法具体地揣摩苗人的幸福。我发现,人的行为命运是被限制约束着的,而黄昏让身子泡在温泉池内,想像是那样自由、灵泛而美妙。


    天色渐渐向晚。因为专程投奔温泉而来,把头、腿伸出池沿,让身子浸泡在温泉里,可以完全不用去管时间,觉得是一件很惬意美妙的事情。本来早就到了剑河。新开通不久的上瑞高速公路,神奇地缩短了空间距离,我们上午下班才出发,过午不久就到达过去很遥远的剑河。我疑心出发时浇灌阳台上花草留在我衣服上的香味,还没有来得及淡去。开车的凯哥是位干练而言谈举止十分得体的年轻帅哥。他把车子停在一家鱼馆前,让大家用午餐,然后又开车去剑河县城宾馆开好房间,让大家睡一会。是我反对先睡觉,大家才于黄昏前奔往温泉这个主题的。凯哥的意思,是天黑后才来。我性急等不及。不过,我现在发觉,凯哥的故意拖延,很有道理。泡温泉,最好是就着黄昏、薄暮和黑夜这个时段。就如日常独酌,最好有盘铺了干椒的花生米。


    午餐我们吃的是酸汤鱼。鱼来自往下会流到家乡的清水江。很鲜美清香,简直就是乡情的味道。那么,当年离开温泉回家的苗人,吃的是些什么菜肴呢?据说九香虫很出名。不过我难以想像奇臭无比的“放屁虫”,烹调后会变得酥香可口。不是传言之故神其说吧?不过我愿意想像苗人的自然古朴惬意恬淡荡漾在这山谷林子,永远的。我坚持认为,没有这些人为的房屋池子,与苗人们一起,在温泉里浸泡黄昏薄暮黑夜,才有意味。


    散漫里想起一些让自己温暖的人。有位亲人关节冷来会痛,想着让她一起来泡,她腿从此不痛,该多好。


    天完全的黑下来了。我们故意不开池子边上的电灯,感受黑夜。风疾劲地在耳边吹拂而过。

上一篇:溪麓温泉
下一篇:西江千户苗寨